甲方乙方

“玩”主李逸飛:遊戲裡我就這麼霸氣!

編輯:男人裝   發布時間:2017-09-13 18:44 星期三   

當天早上,一台車牌尾号37的藍色賓利SUV穩穩地停在公司辦前專屬停車位,李逸飛頭頂奶奶灰、身穿潮牌——看起來這根本不是那個“常年西服”“出生在普通家庭從小好學的好青年”。這個當年玩兒紅白機的少年,已經出落成了左手遊戲,右手泛娛樂的悶騷男子。在他眼裡,有“玩兒心”才有力量。

男人裝

姓名:李逸飛

出生地:四川成都

性别:這還看不出來?

畢業院校:四川大學管理系,長江商學院EMBA,長江商學院DBA在讀。

職業:三七互娛 創始人、總裁

成就:“潮人奶爸”“瘦身大佬”

F=《男人裝》 李=李逸飛

F:咱們直接點兒吧。聽說遊戲公司都是“印鈔機”——你賺的錢多久能數完?

李:這年頭沒人數錢了吧。全是賬戶裡的一串數字,幾個零,一兩秒怎麼也數完了。

F:你出身普通,所以當這個“零”越來越多的時候,你有啥特别的感覺?

李:我是軍工企業家屬院長大的,現在生活也很簡單,不買直升飛機也不愛坐遊艇。财富自由對我來說就是電子産品可以随便買了,買手機不用等促銷了,出新款我第一時間就能買。(偷笑)

F:嗯。剛進門就看到你這閃瞎眼的iphone。

:這是我買過最貴的手機了,大概一萬塊錢,定制版——其實也就是給你鑲了點鑽石。

F:其實看起來很土豪……

:說我“豪”我就認了,前面那個“土”還是給我拿掉吧。畢竟咱是幹互聯網的,得怎麼好玩兒怎麼來,我們公司裡都是二次元潮人,絕對不土。你看我這樣也不能用“土”來形容,叫我“洋豪”我勉強認了。

F:“洋豪”,你有過海外生活經曆嗎?

:在長江讀書的時候有在海外交換學習過。

F:你說那麼多大佬搶着讀長江——因為他們好學?

李:長江、中歐這種商學院給大家提供的是平台。對于我們第一代創業者來說,很多來自專業領域的創業者在金融和投資方面是貧乏的,商學院對跨界技能還是有提升的,更重要的是擴大朋友圈。

F:你在班上算大佬嗎?

李:我覺得班上都是大佬——随便舉個例子,我們班六十人,班長是新東方創始人之一王強,就是《中國合夥人》裡面的佟大為所飾演的原型。還有個同學是新疆廣彙的老闆,企業做得特别大,然後他就玩兒,他把所有精力都放在籃球俱樂部上,今年CBA總冠軍就是他們。

F:據說IT大佬們都有“扮女陪聊”的奇葩愛好,你有麼?

李:诶!這你都知道?去年底《少年群俠傳》設計的時候就是“撩妹遊戲”,我就想體驗一下,然後我選了一個女性的角色。當時就是想知道男玩家在遊戲裡對女玩家到底有多饑渴,或者說他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撩妹。對于做産品的人來說,這很正常——《騰訊傳》裡面馬化騰當年都扮成女性陪聊。

F:呃,你扮女陪玩兒的時候被人用過什麼手段撩?

李:說實話,在我們的遊戲裡還是有些男女比例失調,女生太少了,所以我有點不勝其煩。

F:說出你的故事!

李:反正隻要開了私聊,就不停有人給我發邀請。

F:呃,以後我不在遊戲裡撩妹了……你都接受過什麼禮物?

李:遊戲裡能送的東西都有人送——隻要你回應他。

F:女孩兒嘛!你女兒打遊戲嗎?不擔心她會上瘾?

李:孩子現在年紀小,目前隻讓她玩益智類的遊戲。像我們這種工作忙的家長更得想想,陪小孩的時候你有沒有玩兒手機。我陪孩子玩兒的時候,都會把手機放在一邊,哪怕隻有一小時。

F:感覺有朝一日你會在遊戲裡幫女兒打流氓……

李:(笑)在遊戲裡我肯定見誰打誰,我玩遊戲就是這麼霸氣!

F:遊戲算是你的愛好吧?

李:我上小學的時候就有了第一台任天堂紅白機。我從小學習特拼,我媽很擔心我變成智商高情商低的書呆子,然後她就強行給我買了個遊戲機。

F:中國好媽媽!

李:現在都是小朋友要買,大人害怕玩這玩意兒影響學習;我那時是家長主動給買的,然後整個家屬院的孩子都來玩,想想那就是我最早的社交。

F:你就靠這個成了家屬院小學生裡的“大佬”?

李:如此說來,還有點兒這個意思。

F:咱聊聊别的吧,感覺你很講究自己形象的,比如你這頭“老奶奶灰”。

李:沒漂染。我初中開始就是白頭發。

F:潮的早。衣服呢,都是自己親自搭配?

李:有很多衣服是太太根據我的喜好幫我買的,然後我自己随便搭。大多數時候我形象都是比較放松休閑的,互聯網公司不需要把自己繃太緊。

F:有啥特别的喜好?

李:品牌其實我都不太在意,也沒什麼特别的。你看我穿的就還挺随便的,不過現在年輕人喜歡的潮牌我也愛穿。

F:講究。你這身材不白跑馬拉松!

李:這你也知道?有人說馬拉松也是一種興奮劑。有一回我在訓練營,教練說我跑到後面那段會莫名其妙地搖頭狂喊,我自己都沒有印象,那時候就特别特别的嗨。

F:長跑已然是新時代人生赢家的标配……

李:我是外貌協會的。像那種“大腹便便”的“土豪”形象,别說我,大衆都不接受。有一定強度的運動越來越受大家歡迎,我讀EMBA的時候班上有一半人都在跑馬。我170斤的時候感覺“這死胖子會被人嫌棄吧”,現在每個月都跑大概三百公裡,體重砍掉了30斤,我就是穿衣顯瘦,脫衣有肉!

F:呃,你扮女陪玩兒的時候被人用過什麼手段撩?

李:說實話,在我們的遊戲裡還是有些男女比例失調,女生太少了,所以我有點不勝其煩。

(完)

編輯=宛冬 攝影=Max區柱江 後期=Sun  采訪+文=黃府小米

攝影助理:劉謙,卓傑 妝發=Jc_施健聰  文字整理=丘媛熙+楊雷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《“玩”主李逸飛:遊戲裡我就這麼霸氣!》有2個想法

發表評論